大纪元 > 副刊 > 长篇连载


第廿二章:四面楚歌出伪传 九评中共起风雷(2004,2005)

【大纪元6月21日讯】1.四面楚歌

历史问题和生活丑闻被要求调查

2004年除夕的晚会又开始了,一样是主持人高分贝的嗓门,一样是各路艺人竭尽全力地搞笑,江泽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宋祖英的节目本来年年都是开场第一个的,这次却被拿到了中间靠后的位置,给人感觉江已经开始失势。

更糟糕的是,民间已经出现了公开的挑战声音。

2004年2月21日,北京学者、中国二战史研究会会员吕加平向中共中央、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写了一封信,要求调查他所听说的一些有关江泽民的事情和传闻,信中详细谈到江泽民与宋祖英之间的丑闻,包括江如何往宋祖英手里塞纸条、如何让宋离婚、如何暗地与宋通奸、如何动用国库为宋在维也纳和悉尼办演唱会、如何挪用海军军费给宋祖英办歌舞剧以及如何为讨好宋而动用三十亿元修建国家大剧院等。

早在2003年3月26日,吕加平就通过内部管道致函胡锦涛和其他八位中共政治局常委,同时抄送中央各大机关部委,要求正式立案调查江泽民的政治历史问题。无独有偶,半年后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主席吴江在他长达五页八千字的研究报告中引述前苏俄情报局官员的回忆录指出:江泽民是潜伏在中国的一名老牌克格勃特工。江于五十年代留学莫斯科期间,在苏联情报部门声称要揭发其欺骗中共组织部门、隐瞒汉奸历史的威吓下,在苏联特务提供的女人和金钱的诱惑下,秘密加入了克格勃远东局,承担收集中共留苏学生及中国大陆各种情报的任务。

吕加平发表这封信之后,遭到江泽民的报复,失踪了三天。后来网上出现一份最后通牒的帖子,声称若不释放吕加平,就把江宋性乱光碟公布在网上。令人惊讶的是,这个匿名帖子发出之后第二天吕加平就被释放了,显然帖子切中了江的要害。但问题是,谁有能力把江宋幽会这个极其隐密的过程以“完全是专业版”的品质偷拍出来?为什么有人敢在江还没有全退的时候这样叫板?这些问题想起来就让江不寒而栗。

2004年5月,海外还出现了“踩江”的呼声。7月1日,在香港的50万人大游行中,港人为争取民主自由打出了各色横幅,其中“踩江”的横幅和图片格外引人注目。当时很多路人都参加了“踩江”活动。曾庆红指示把这个消息作为重大动态上报给胡锦涛,但胡的答复是:“人民群众自己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曾庆红听后半天说不出话。

蒋彦永公开信和六四光碟

2004年2月,曾经站出来揭示2003年“非典”真相的蒋彦永医生给中国人大、政协两会写信,呼吁为1989年学生民主运动平反。这封公开信后来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

蒋彦永医生在信中回忆了他当时作为解放军301医院普通外科主任亲自参与救护“六四”受伤者的情形,并提到他目睹的几位死者的详情,证实“六四”时军队的确使用了开花弹来射杀学生和市民。

“六四”是江泽民的硬伤,所以江很快派人把蒋彦永绑架了。但江泽民毕竟已经不是当年的江泽民了,中共高层和军队对江抓蒋彦永不满,不久江只好把蒋彦永又放了出来。

但不管怎样,“六四”一直是江的心病。手里权力越虚,江泽民心里就越着急。2004年“六四”十五周年之前,中宣部按照江的指令制作一张“六四”光碟,要求党政军机关司、局级以上官员观看,以便了解“六四风波”和“统一思想”,而且是“当场看,当场收回”,“不准个人保留”。李鹏此前想出版回忆录没被允许,江泽民这时出光碟,令人觉得非同寻常。

外界分析指出,此举是因为江泽民知道上台的历史不光彩,所以特别怕别人把自己和“六四”屠杀的关系曝光。制作光碟的目的是要撇清江泽民与“六四”的关系。“六四”光碟的制作,显示江泽民处境艰难,不得不考虑后路,希望先下手为强给“六四”定论。

老军人闯入中南海

2004年8月26日,39军的300多名老军人佩戴功勋章冲过门卫,进入戒备森严的中南海,举着花圈说是献给江泽民。

冲入中南海在过去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硬闯者可以就地枪决,但39军的前身是东北野战军第2纵队,历任军长都很有名气,所以警卫也不敢冒然动粗。

老军人的诉求之一是要求解决党指挥枪、还是枪指挥党的问题,明白意思是要江下台。胡锦涛秘书王伟亲自出来接待,把他们好生安慰了一把。

300多军人能冲进中南海给现任军委主席江泽民送花圈,胡锦涛的秘书能出来接见并收下,说明江泽民势力大不如前,胡锦涛不再像当初那么温顺了。

严密防护的专列

江泽民向来对身边的人不太信任。每当提拔完一批人,江就很快对他们的忠诚产生怀疑,又开始物色下一批,所以江泽民提拔的将军特别多。他曾经一天提拔152位将军,一年提拔五百将军。但提拔了这么多将军,需要保护的关键时刻江还是没有安全感。

江泽民不敢坐飞机,怕有人给安炸弹。从2004年初开始,江泽民改乘火车专列到各地巡视。他的专列有两个内燃机车头,车卡是从德国进口后再装修加固的,其中一节车厢配备了最先进的电讯电子设施,据说是为“突发”战争而备。每次坐火车之前,还要里里外外安检多次,而且要他的贴身亲信严密监视,查完后全部要密封,派兵把守。

2004年7月初,江泽民去了河南开封。因为怕暗杀,江让手下人事前散风说是胡锦涛来了。江去了开封后不敢住地方豪华宾馆,而呆在驻地偏僻的二十军院内的招待所里。中旬,江从济南军区来到武汉,视察华中,亲信发现驻地部队有异动,立即向江泽民报告,江慌忙离开。

同月,江泽民坐火车南下,从南京去上海,终点站是杭州。为了防止碰到北韩金正日秘密访华那次的火车站大爆炸,或有人在铁轨处放上异物、或把螺丝钉拧松,江泽民命令他出发前一天必须沿铁轨每二十米站一个警察, 24小时不分昼夜轮流值班,直到他乘坐的火车通过三小时之后才能解除戒严。

邓家捅破天窗

在中共2004年9月的十六届四中全会召开前,江泽民在军队进行大换班大提拔,到各地大张旗鼓搞军事演习,显示出拒绝交出军权的意图。

胡锦涛为邓小平钦定,拿下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位子后,逐渐站稳脚跟。江胡的争斗日益白热化。

8月22日是邓小平百岁诞辰纪念,在此之前各派开始陆续表态。

2004年7月28日,中央电视台播出对邓小平家人的专访,说邓小平退休后不干涉年轻一代施政,影射江泽民揽着权力不放、赖着位置不走。中国的官场高层通常忌讳捅破天窗,邓家的大胆,反映出邓家和很多元老与老军头对江垂帘听政的反感。

在7月31日的“八一”招待会上,外界也注意到了中国国防部长曹刚川在发言中强调了对胡锦涛的支持,却没有提到江泽民。不管曹最后的立场如何,他的表现反映了胡在军队地位的上升。

2. 胡温借周正毅案对江开刀

2004年6月,号称“上海首富”的周正毅被以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和虚报注册资本罪被判刑3年,这是胡温砍向上海的第一刀。

号称“上海首富”的周正毅,在美国《富比士》杂志大陆富豪榜排名第十一位,身家高达三亿二千万美元。周正毅发财与他身为上海商贸主席的老婆毛玉萍有关。毛玉萍是江泽民亲信、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的干女儿,与江绵恒也关系密切。

上海静安区东八块地皮面积十八万三千平方米,地价被静安区区委炒成了天价,准备前来投资的香港新鸿基集团知难而退。但静安区随后就把这大块肥肉免费送给了周正毅,因为周背后有陈良宇的弟弟陈良军撑腰。

周正毅后来因涉嫌逃税、操纵股票和巨额不法贷款而被中共纪检委、国安部及中国银监会三大部门组成的专案组密集调查。此案被称为“建国以来最大的金融诈骗疑案”。

2003年5月下旬,北京的中纪委派出一百二十九人的联合调查小组到上海调查上海首富周正毅案子。5月26日晚周正毅被拘留,6月1日被秘密押解北京接受调查。

周正毅被捕后,陈良宇立即四处派人利用各种管道打听案子调查进展,并想方设法接近调查人员,想打听周正毅都供出了谁。

两日后,陈良宇突然接到中纪委的电话,严厉警告上海不得插手及打听周案的调查情况。据陈良宇身边的人说,陈良宇听完电话后脸色大变,吓得两手发颤。

第二天陈良宇即召开上海市委常委会,向胡锦涛为首的中央表态,说上海一定按照中央指示办事,配合有关部门做好对周正毅农凯集团的调查工作。

上海是江泽民的地盘,周正毅夫妇与江泽民、江的儿子江绵恒、黄菊等上海帮关系密切,所以胡对周正毅案下手等于是对江泽民势力开刀。陈良宇的妥协和周正毅被判刑,说明江胡政治权争的天平倾向了胡锦涛。

3. 西山逼宫 “请辞”弄假成真

2004年8月中旬,洪学智、刘华清、杨白冰等老将军在一次中央组织生活会上,提出江泽民应在四中全会辞去中央军委主席职务的建议,得到了上届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迟浩田、中央军委委员王克、王瑞林等的支持。老将军们的看法由中办转至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有四十多名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进行回应,致信政治局,认为江泽民全退的时候到了。

2004年8月下旬,江泽民在北京西山的中央组织生活会议上当面批评胡温,指责胡温的宏观调控严重影响经济增长,还说如果再引起社会动乱,胡温要负历史责任。

但胡这一次没有买江的帐,反而据理力争,同时抬出乔石和万里等党内元老压制江泽民的气焰。这样,西山会议成了胡温和江泽民摊牌的会议。

老将军的“逼宫”和胡温的不买账,让江泽民一时无法收场。江因此在会上假惺惺表示可以随时退下,决不恋栈,请政治局常委会决定。江在政治局常委会安插了很多自己的人,江相信此举没有太大风险。

中央政治局常委开会研究后,决定不讨论江退下的问题--这正符合江的真实意思。江知道后大为兴奋,认为自己还是大权在握,有点飘飘然,决定把姿态做得更高一些。

9月1日,江泽民给中央政治局发了一封信,信中强调自己经过“慎重考虑”,提出请辞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的真实想法不过是想摆个姿态,平息别人对他贪权的指责,并不是真心想交权。他相信自己提拔的人最后会“挽留”他,然后他就可以再度上马,名正言顺地继续垂帘听政。但这一消息很快就被另一派人马透露到海外,9月6日《纽约时报》就透露了江自己请辞的消息。江的处境非常被动。

据知情人透露,当江绵恒知道江已递上辞职信后,脸色顿时变得灰暗,半天说不出话来。半晌,他责问父亲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和他商量。江绵恒说,如果江泽民不辞职谁也不好提,但江一辞职别人一定顺坡下。随后,他忍不住大骂江身边的人没有劝阻。

江泽民听完后也两腿发软,慌张不已。在那半个月里,江每天都在不眠中煎熬,要求手下几个亲信死死顶住,并随时把最新动态告诉他。

9月初,江派居多数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正式讨论江泽民的请辞信,内部出现分歧。最后的决定是原则上接受江辞去中央军委主席职务,但鉴于当前形势需要,请江留任到2005年年底。

按照惯例,政治局常委会的意见要交政治局讨论,并征求老同志和上届政治局常委的意见。除中共十五届政治局常委会常委朱镕基、李岚清“不表示意见”外,李瑞环、尉健行、李鹏均顺势表示要“尊重”江的要求,支持他退下。中共元老万里、乔石、宋平、谷牧等也表态“尊重”江的决定。

在四中全会召开前五天,政治局连续讨论江的去留问题。会上,个人利益和江泽民紧密相连的几个人要求江泽民留任至2005年,所持理由是台海形势险恶,江留任可以为胡分挑担子,云云。

当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把征集来的促江泽民下台的元老和上届政治局常委的意见发至中央委员、中央军委委员时,江已无力回天。

9月13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了扩大会议,中央军委委员出席参加了讨论。会上,被江亲手提拔起来的中央军委委员徐才厚、梁光烈、廖锡龙、李继耐等纷纷表态,支持江泽民提出的“请辞”。

9月14日,离四中全会召开还有一天时间,政治局讨论江泽民去留的会议,从下午一直开到晚上近十一时才结束,最后决定江下台。江泽民的摄政曾庆红一看风头不对,也赞成江下台。

江泽民在最后几天指示说,万一自己必须退下,应尽量让江系人马掌握更多实权。在9月14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江系人马提议增补曾庆红为中央军委副主席以及增补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为中央书记处书记,但两项议案均未通过。

9月19日四中全会最后一天,江被宣布下台。9月21日,为美国《纽约时报》工作的中国助理赵岩在上海休假时被逮捕带回北京。曾庆红把持的国安试图从他打开突破口,查找军方哪股力量在向海外透消息造舆论,使江泽民假戏成真。

江泽民交出军委主席的职务,是江全面退出历史舞台的开始。尽管江不再频频出现在电视上,但是他所留下的诸多问题和犯下的罪行,却不可能一笔勾销。

4.收买洋人出伪传

“001工程”

江泽民很早就想为自己作传。邓小平活着时,江没这个胆量;邓小平去世后,江亲自组织成立了专门写作班子为自己写传记。这个写作班子费尽心机,不辞辛苦跑了不少地方,结果被访问的人说出来的都不是江泽民想要的,更糟糕的是把他篡改出身等事情抖露了出来。写作班子把材料递交上去之后,江泽民非常恼火,不但将写作班子解散,而且要求这些人不能再被重用。但江的丑事还是被陆续传了出来。

第一本由洋人写的《江泽民传》由明镜出版社出版、由中国问题专家加拿大人杜林撰写。杜林在书的前言中说,他开始写这本书是因为在厕所里碰到江泽民一回,虽然没有说话,但却激发了能说一口流利中文的杜林要写《江泽民传》。

杜林采用的是中共官方消息来源和第一手资料。他还经常引用两家有官方背景支持、唯一允许在大陆发行的两家香港杂志《镜报》和《广角镜》的消息。尽管这样,江泽民也不喜欢这本《江泽民传》,因为里面没有他想说的话。

最后急于从政治局候补委员升为常委的曾庆红出了个主意:找个完全不懂中文的外国人当枪手最好,受访人得有翻译,提供的资料也得翻译,这样他就完全掌握在我们手里,想让他怎么写他就会怎么写。

江对这个主意大为赞赏,立刻派江办主任贾廷安着手办理,因为是2001年发生的事情,所以将此专案命名为“001工程”。

物色枪手

物色这个写传记的外国人让贾廷安费了好些心思,他又去向曾庆红请教。曾庆红认为,不能找专业作家,因为那些人不好控制,他们写什么都要调查清楚。最好就是在国内生意做得大的外国人,这样可以用经济利益收买和要挟。最后,根据国安的调查报告发现,美国花旗银行的执行董事罗伯特·劳伦斯·库恩在中国有着广泛的业务。作为一个商人,利益对他来说是头等大事。于是有人去找库恩商谈,只要他答应按照江泽民的意图写作《江泽民传》,中共就可以允许花旗银行在国内开展更广阔的业务。库恩听后大喜过望,满口答应。

除了给花旗银行各种优惠待遇,中共也批准花旗银行上海分行从2002年3月21日起接受中国居民的外汇存款,成为首家获准为中国居民提供全面外汇业务的外资独资银行。

库恩不是作家,不但写作传记是赶鸭子上架,而且存在着语言障碍,再加上他银行业务繁忙,还有许多方面的应酬活动,为江泽民作传力不从心。

于是,江泽民让中直机关找到了著名传记作家叶永烈。据事件当事人叶永烈透露,他是2001年3月接到素不相识的中央某直属机构的局长电话约见,指定他参与写作《江泽民传》。那位局长坦率表示,目前江泽民在海外政治名声极坏,因此要为江出版一本传记打造形象,扭转这种局势;现在库恩想找一位中国作家合作,叶被当局定为“第一人选”。

“出版我们观点的《江传》”

从一开始,江泽民组织库恩写《江泽民传》的目的就非常明确,那就是:“出版我们观点的《江传》。”

叶永烈透露,在当局安排下,他为这项被当局命名为“001工程”的创作进行了全面策划,列出了 3000字的提纲、15页的江泽民年谱、大量参考书目及百余人的采访名单。但在最后,当局却以这本书“由外国人出面写比较合适”为由,拒绝他与库恩联合署名,只让他当幕后枪手,希望他不要再坚持两人共同署名。这当然是江的意思。为什么由外国人写江泽民更合适呢,因为更能迷惑国内民众。叶永烈终止了与库恩的合作,但是他的研究成果却被库恩拿走。

《江泽民传》出版的时候已经是2005年2月。这本伪传肉麻地对江泽民大唱颂歌,而对于江泽民出卖领土、迫害基督教家庭教会、民主人士和法轮功,以及江的糜烂生活、贪污腐化等却只字不提。在法轮功的问题上,《江泽民传》完全是江的口吻,极尽歪曲诬蔑之辞。

5.《九评共产党》和退党大潮

很早以前,民间流传着江和中共的一个玄机,说江泽民带着一个从内部搞垮共产党的使命来到人间。

当然那绝不是像戈尔巴乔夫那样的深明大义,而是因为江的极度贪婪与自私把本就内虚的中共掏空掏干。共产党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就像一间老朽失修的破屋,被江在里面东敲西凿地折腾,结果搞得更加岌岌可危。

究其根本原因,是江一意孤行地在镇压法轮功问题上发泄私愤,拉着中共运用国家机器一起行恶,两者互相利用,沆瀣一气。

江发动镇压后害怕遭到清算,所以煞费苦心安插心腹进政治局,祈望保证自己下台之后政策不被翻盘。

可是江却万万没有想到,一场从根本上的大清算突然从天而降。

2004年11月18日,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时报》发表了系统揭露中共罪恶的特别评论文章:《九评共产党》。这九篇文章的题目分别为:评共产党是什么,评中国共产党是怎样起家的,评中国共产党的暴政,评共产党是反宇宙的力量,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评中国共产党破坏民族文化,评中国共产党的杀人历史,评中国共产党的邪教本质,以及评中国共产党的流氓本性。

《九评》全面揭示了中共80多年的谎言和暴政历史、它的邪恶本性以及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沉重灾难。文章发表之后,海内外好评如潮,产生强大震撼力。

2005年3月,国内多个省市的电视信号被插播介绍有关《九评》的录影节目。17日那次插播涉及的范围尤为广泛,估计有一两亿观众能看到。

中共方面深感《九评》对其统治的冲击强度,大力围堵《九评》。最近美国哈佛大学的一份关于中国封锁互联网现状的最新报告显示,《九评》网站成为中共封锁的头号重点。

对于《九评》在国内传播,中共除了大抓捕外不敢作任何官方的公开回应。一改中共以前的大批判方式,这一次基本上是闷声不语,绝口不提《九评》二字。敏锐的人察觉到这次中共被点中了死穴。实际上中共已经默认,如果老百姓能了解《九评》揭示的中共起家过程、杀人历史、邪教本质和流氓本性的真相,江与中共赖以维持统治的谎言大厦就将崩塌。中共任何公开的回应,都会加速《九评》的传播,也就等于是加速中共的死亡进程。

《九评》发表不久,大纪元网站又推出了退党网页,退出共产党的浪潮开始出现。

2005年1月12日,大纪元发表郑重声明。声明指出:“广大的中国民众:共产党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这个邪恶的党(魔教)在历史上却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这个恶魔。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类的谁对共产党清算时,也一定不会放过那些所谓坚定的邪恶党徒。我们郑重声明:所有参加过共产党与共产党其他组织的(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赶快退出,抹去邪恶的印记。一旦谁对这个魔教清算时,大纪元储存的记录可以为声明退出共产党和共产党其他组织的人作证。”

随后,更大规模的退党潮奔涌而至,每日成千上万的人声明退党。截止2005年6月初已经有超过200万人发表 “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声明,对中共统治形成了强大压力。

为声援百万中国民众的退党行动,全球一百多个华人社团于4月23日在全球四大洲举行“声援百万退党大游行”。中国大陆20多个省市的不少知名民主和维权人士也纷纷在大游行前夕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公开发表退党(团队)声明,积极支持和声援大游行活动。此举带动了中国国内更多民众声明退党,并使《九评》和退党消息通过各种管道在中国高层和民间大范围地传播。不同消息来源的汇总显示,《九评》大量悄然进入中共安全部、国务院、公安部、军队、军工系统、教育界、法律界、体育界、文化界、医学界等领域,带动国内更大规模的退党行动。《九评共产党》因此而被民间称为“一本正在解体共产党的书”。

在《九评》的感召下,不少中共官员公开宣布退出中共。2005年6月4日,原中国驻悉尼领馆负责政治事务的领事陈用林,在悉尼“纪念六四,告别中共,声援二百万民众退党”的集会上公开声明脱离中共,并向澳洲政府提出政治避难申请。6月6日,在墨尔本的原天津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局、610办公室官员郝凤军也站出来,以他的亲身经历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并支持陈用林揭露中共大搞恐怖活动、四处安插特工收集情报的说法。6月9日,堪培拉一位因家人安全不愿透露姓名的原中共安全部的高级官员,委托澳洲资深大律师考勒瑞公开他所见证的中国安全部门对持不同政见人士施行的酷刑。

为缓解退党潮压力,2005年1月,中共紧急成立了一个跨越行政系统的最高权力特别行动组,叫做“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领导小组”。该小组成立了58个中央督导组,监督地方各级政府实施“保先”运动。中共对《九评》的惊恐可见一斑。

但中共的灭亡是天意,很多人早已预见到共产党的垮台,不同的预言也揭示了这一点。

《随笔》杂志2005年3月号刊登了一篇题为《先哲的遗言》的文章。该文介绍了一桩奇事:俄国早期马克思主义者普列汉诺夫早在八十年前就在遗嘱中预言共产党将垮台。他一针见血指出了共产党违背社会规律和必然走上依靠暴力和谎言的独裁之路并导致灭亡的结局。但普列汉诺夫不愿与布尔什维克(苏共的前身)作斗争,该遗嘱直至苏共垮台后,于1999年11月30日发表在俄国《独立报》。

在中国发生的启示则更震撼人心。2002年6月,贵州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一块2.7亿年的“藏字石”。此巨石500年前崩裂,断面内惊现六个排列整齐的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其中那个“亡”字特别的大。该藏字石经著名地质学家、古生物学专家组鉴定,“藏字石”上未发现任何人工雕凿及其它人为加工痕迹,堪称世界级奇观,具有不可估量的地质研究价值。随团采访20多家中共最重要的媒体对此事做了报导,但都只是提到前五个字“中国共产党”,无人敢提那第六个字“亡”。直到2005年《九评》和退党出现之后,这一中共灭亡的预言才在网路广泛传开。

无论是出卖国土、镇压法轮功还是贪污腐败,江泽民总是把他个人的罪行同中共绑到一起,然而当中共自己都摇摇欲坠的时候,清算江泽民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版权归大纪元所有,欢迎转载,不得更改)

(http://www.dajiyuan.com)

6/21/2005 6:47:03 PM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5/6/21/n960986.htm